自是人间惆怅客,伴君随言致天明。

马克思·温舍,一直误以为是沃尔特·泽格。人懒没修缮细节。
马克思·温舍,八周击毁219辆盟军坦克,消灭在埃里梅耶夫卡附近的苏军主力。

愿你走出旧巷时光,归来依旧繁花似锦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改编的。 
 
       "Some people are worth melting for” 
 
        军训刚结束,有个男孩找我询问一个朋友的联系方式。“她有男朋友了。”我拒绝了,我懒得做这种事,万一弄巧成拙。 
      ...

        她总坐在窗口前抽烟过路的人惊叹于她的美丽她也时常在屋子里跳舞手里的星火明明灭灭路过的人在屋外看着她的一生她的一生则在那支烟里燃尽。
       人们根本不爱美丽,美丽是不被原谅的,美丽是用来被蹂躏的。这大概就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汉斯的咖啡

       喝过汉斯咖啡的人一致认为“汉斯,你煮的咖啡真难喝”,他们一致表示不再去喝汉斯的咖啡。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苦苦的就像是受委屈的心。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烫烫的却麻醉不了孤单。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黑黑的就像是巫师的魔药。

  ...

昨夜暴雨险倾城,
蛟龙战尽泻琼瑰。
一朝洗却颓唐色,
笑看沧澜看云归。

又做好一朵花,等你来取
然后花瓣零落,故人未归

六月,再见。

我不知道你的日记写了什么秘密
我希望有我的一部分就行
至少做了笔录
你还不会把我忘记

我不知道你的身边合影的是谁
我突然发现
我们除了集体照
从未有过单独痕迹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只记得
你是笑着离开
那我就安心了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干嘛
我觉得你已经睡了吧
但愿你被温柔相待
可我现在却不能找你

花谢了,人走了。
茶道社的门也关了。
你也从未喝过我泡的茶吧。
你也从未和我一起漫步在跑道上吧。
我想了想,
很多,你与我的距离

我听到你的笑声
很开心
自由明朗

但愿你追逐梦想而去
你开心,就好
我就安心了

1 / 4

© 寻找天鹅的路德维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