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是人间惆怅客,伴君随言致天明。

 

汉斯的咖啡

       喝过汉斯咖啡的人一致认为“汉斯,你煮的咖啡真难喝”,他们一致表示不再去喝汉斯的咖啡。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苦苦的就像是受委屈的心。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烫烫的却麻醉不了孤单。
        汉斯的咖啡,不加奶、不加糖。黑黑的就像是巫师的魔药。

        汉斯也不喜欢喝自己的咖啡,苦苦的就像是分别的那一天......
        咖啡屋的那个小女仆苏菲有一头闪耀如阳光的金色柔发、她有一双迷人的蓝眼睛就像是多瑙河。她的声音甜甜的,就像糖一样。她的声音软软的,就像是香淳的牛奶。
        战争开始前,汉斯最喜欢去那家咖啡屋,咖啡屋因为苏菲欢快轻盈的步伐,变得甜甜的、就像是糖果屋。
汉斯坐在柔和温暖的炉火边,翻着散发着新墨香的报纸,窗外的雪花飞舞着,纤细的枯枝轻摇着。

        “您好,先生,请问您需要些什么?”苏菲带着甜蜜的微笑,蹦跶到汉斯身边。
汉斯支吾着说:“请.....给我来...一杯咖啡。谢谢。”
       “先生您在说什么?抱歉,我没听清。”苏菲凑近了一些,汉斯闻到了苏菲身上淡淡的雏菊的香气。明明是冬天,哪里来的雏菊呢?
        汉斯的脸有点红了,他小声地说道:‘请给我来一杯咖啡,谢谢。“
”嗯.....“苏菲嘟了嘟红润的小嘴,“抱歉呐,我还是没有听清.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呢?”
          她又凑近了些,汉斯可以闻到她身上甜甜的糖果的香味,他们离得好近,汉斯甚至可以听到她呼吸的声音。汉斯的脸更红了:“一杯咖啡,谢谢。”

“好哒!一杯咖啡!”苏菲蹦跶地越入厨房,端出一杯咖啡,放在了汉斯面前。
         汉斯慢慢端起咖啡,他看了眼苏菲,她还没有走诶!她端着盘子,站在汉斯面前,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汉斯放下杯子,问到:“怎么了吗?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有!’苏菲摇摇头,“咖啡绝对没有毒哦!‘
“噗嗤——”汉斯笑出声来,他再次端起咖啡,送到嘴边。浓郁的香味暖暖的,咖啡甜甜的就像是巧克力和果酱一样。汉斯的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少尉先生!咖啡好喝吗?”苏菲期待地问着
“很好喝,甜甜的。’
”呼——“苏菲放心的呼了一口气,'谢谢!“

汉斯天天去那家温暖的咖啡屋,苏菲天天亲自把咖啡端给汉斯。
后来啊,战争开始了。汉斯去了东线。
离别前夜,汉斯再次来到咖啡屋。
暖暖的、甜甜的、安心的。
汉斯走进去,看到苏菲红的眼睛,鼻尖冻得红红的,就像一只单纯的小白兔。苏菲看到汉斯,背过身去,用袖口抹了抹眼泪,才转过身来。由于哭过,声音有些像抽噎,听起来很是心碎,有一种浓浓的让人保护的欲望。
没等汉斯开口,苏菲就说了:“ 少尉先生、还要来杯咖啡吗?”
汉斯点了点头,他愣愣地看着,直到苏菲从厨房端着咖啡走出来,他才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他端起咖啡送到嘴边,温热的气息纷扑到他的脸上。这次的咖啡比起以前的,香甜了很多。他停了下来,看到苏菲欲言又止地样子。
“怎么了吗?”他问。
“少尉先生......” 苏菲蓝色的大眼睛纯净地就像是蓝宝石,“您是要去前线了吗?”
汉斯沉默了一下。
苏菲继续说着:“那您还会回来吗?”
汉斯又沉默了,这个他也说不好啊,没准就是最后一次来这咖啡屋了。

“先生.....”苏菲纯净的蓝眼睛泛着清澈地湖水,她强忍着眼泪,“您喜欢我做的咖啡吗?”
“喜欢啊。”
“可是我从来没放过糖、没加过奶。”
这个汉斯可还真没感觉出来。
苏菲继续说着:“冬天的时候,我是第一次煮咖啡。不小心忘记放方糖了。少尉先生却说很好喝。
我以为少尉先生很喜欢我煮的咖啡、所以我的咖啡只会煮给少尉先生喝。”
“当我知道您要去往前线,我害怕您会不回来、我会怕您不会再来咖啡屋、我还会怕再也没人会说我煮的咖啡很好喝。”
“这次的咖啡里,我加了糖、添了牛奶......”
汉斯再次端起咖啡,送入嘴中,甜甜地、香香的、暖暖的。很甜很甜啊,就像是小婴儿做的梦。

汉斯坐在火车靠窗的位置,听着寒风与枯枝的交响乐。冻得僵硬的铁轨就像是血管一样、源源不断地向前线送入兵力和物资。
其他的年轻小伙子都在和家人和爱人吻别啊。汉斯的家人在遥远的汉堡,汉斯最后牵挂的人只有那咖啡屋的小女仆苏菲了。
当火车快要开起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汉斯看了眼街头的路灯,上面垒着许多雪花。
火车缓缓地前行了,汉斯正打算关上窗户,就听到外面传来呼叫声 ”请等一等!!请等一等!我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汉斯探出头,看到苏菲在追着火车跑着,一头金色的秀发在风中凌乱
汉斯摘下帽子,把手伸出去,使劲地挥着。
苏菲看到他,大喊到:“少尉先生!请您记得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平安地回来!我会在咖啡里放糖和牛奶,这样就不苦了!”
火车越行越快!苏菲快追不上了,汉斯用力挥着手中的帽子:“我一定会回来的!”
火车越行越远,留着苏菲站在原地,苏菲微笑着,也在奋力地挥手。
“我一定会回来的!回来喝你煮的咖啡!”

汉斯煮的咖啡真难喝。不放奶、不放糖。 苦苦的就像是受委屈的心。 烫烫的却麻醉不了孤单。
黑黑的就像是巫师的魔药。

别人都说汉斯的咖啡很难喝、难喝地可以毒死人。

只有汉斯自己知道,他煮的咖啡里的糖和奶,是要等回家后、再次来到咖啡屋,苏菲会把糖和奶加上。那样,咖啡就会甜甜的、香香的、暖暖的。
汉斯也喜欢喝咖啡,喝甜甜的香香的咖啡,他只会喝那个在等他回来、再往咖啡里加糖加奶的小女仆煮的咖啡。



July
11
2017
 
评论
热度(6)